调查研究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习研究 > 调查研究
关于南京市及周边部分养老机构的调研报告
发布日期:2018-09-28 点击: 来源:

关于南京市及周边部分养老机构的调研报告

省总工会机关老干部处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让所有老人年都能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我国是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全国60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15%以上,江苏又是我国最早进入人口老年化社会的省份(1986年),据统计全省60岁以上人口达1623.02万左右,占户籍总人口的20.21%(2017年数据),高于全国5个多百分点,总量、增量、占比均为全国之首。南京市老年人口150万。再具体到省总机关,机关现有离退休干部146人,其中,离休干部18人,副省、厅局级、享受按副省级医疗费报销待遇、享受两项待遇29人;离休干部平均年龄89.45岁,退休干部平均年龄73.46岁。其中:90岁以上12人,80-89岁的22人。近年来,离休干部整体进入了“双高期”(高龄期、高发病期),退休干部特别是1950年前后出生只有一个子女的退休干部新发重大疾病频繁。全部人员中高龄、失能失智失独、空巢丧偶及各种重大疾病人员占比在45%以上,给老干部本人及家庭生活带来很多困扰。

今年以来,我们主动适应老龄社会新形势和离退休干部工作新要求,突出养老困难这一问题导向,结合“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和省总关于大调研的要求,组织开展了社会化养老机构实地调研活动,走进疗养院、养老院、老年公寓,了解和掌握第一手资料,并以文字和表格等形式推介给老同志,为有需要的老同志提供第一手资料。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调研范围

根据省总机关离退休老同志身体健康、家庭居住状况和相关需求摸底情况,从南京市及周边100多家养老机构中筛选了10家不同特色、不同层次的养老机构进行实地调研走访,详细了解养老机构的环境设施、特色服务、价格收费、活动开展等方面的情况,也将其存在的优势和不足客观反映,力求给老同志提供最基本最客观的信息。

二、调研的基本情况

本次调研,我们选取了10家养老机构,其中,公办2家,民办3家,民办地产养老3家,民办社区助养1家,中外合资养老中心1家;10家养老机构中,获得2017年南京市民政局养老机构等级评定为4A级养老机构的5家,3A级的1家。

(一)需求人群:

从本次调研和日常了解的情况看,省总离退休干部和其他身边老人对养老助老有需求主要是以下几类人群:

一是高龄健康老人。主要集中在80岁以上老人,身体相对健康,有一定的自理能力,只是由于行动相对不便或老小区上下楼困难,在买菜做饭或其他事务上力不从心,需要有人照料。由于子女相对较忙或不在身边,请保姆有诸多不便,部分思想比较开通的老人选择了养老机构。如92岁的离休干部梅拥义、87岁的退休干部徐自学、张志廉,这几位老人身体相对较好,只是由于年岁较大,都先后选择住进了茅山洪福老年养生公寓和河西省老年公寓、东方银城红日颐养中心,解决了基本的生活、医疗问题,还参加护理院组织的各项娱乐活动,生活安定,心情愉悦舒畅。

二是部分失能失智老人。主要集中在患有阿尔茨海默症和脑中风后遗症的人群。这部分人生活无法自理,靠人工注入流质半流质食物生存,需专人照料,给家人的工作和生活带来很大的不便。90岁的离休干部王文中、85岁的离休干部周和彬,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无奈之下家人只能将其送到省级机关医院河西分院,由医院派专人护理疗养。

三是部分术后康复病人。主要集中在部分经历较大手术后居家护理有困难的老人家庭。这部分病人往往是手术后无法自理而医院由于床位紧张不能再留院治疗,且家庭在照护方面存在困难,往往需要有专业的护理机构。如96岁离休干部何正青和88岁离休干部吴云芳,长期住在省钟山干部疗养院,得到了专业的护理和照顾。70岁老人祁招娣,因股骨置换,住进民政康复医院做恢复锻炼。

四是独生子女在国外省外的老人。这部分老人子女已在国外省外定居,由于生活习惯不同、子女工作忙碌,加之医保关系不能外转,迫切需要寻找合适的养老机构安度晚年。如:77岁退休干部孙继祥,女儿在新西兰定居,本人肺癌手术;66岁退休干部施涌涛,爱人恶性肿瘤去世,本人肺癌手术。

(二)我国养老模式、养老助老机构的基本类型、特色及存在问题

1、我国的养老模式。

当前,我国养老的基本模式主要有居家养老、机构养老、社区养老助老、其他养老等模式。

居家养老模式是我国最古老的养老方式,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由子女、配偶或其他直系亲属为老年人提供经济、生活和精神照顾,以保障老年人基本生活。在我国传统家庭伦理及社会道德文化的支撑下,大多数老年人仍然延用这种模式养老。这种模式最大的优势就是亲情的延续,能使老年人与家人尽享孝道和天伦之乐。居家养老模式不足之处在于,一般情况下,在居家养老过程中,老年人难以得到专业细致的护理,医疗保健也无法及时满足,严重影响家人的工作和生活,往往身心疲惫。当前,随着社会竞争日趋激烈、生活节奏加快,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居家养老这一模式更是受到很大的冲击。尤其是在城市,在独生子女家庭,这种模式在养老过程中更是显得力不从心,面临严重的挑战,传统家庭养老模式越来越难以保持与发挥其社会功能与作用,城市家庭养老出现逐渐削弱和社会化的趋势。

机构养老模式是指为老年人提供饮食起居、清洁卫生、生活护理、健康管理和文体娱乐活动等综合性服务的机构,包括敬老院、福利院、疗养院、养老院、老年公寓、护理院等。机构养老模式的优势在于它是一种专业化、养护型的服务机构,其服务人员都是经过严格的老人照看、护理等专业培训,机构的专业护理、专门的服务人员所运用的专业技能,是家庭养老所不能比的。机构养老符合规模经济原理,将老人集中起来,实施规模化照顾,更有效率。老年人集中居住,老有所交,老有所乐,消除了孤独感。子女把对父母的生活照料责任委托给专业机构代行,子女可以不时探视,进行精神慰藉,逢年过节可以把父母接回家团聚,共享天伦之乐,皆大欢喜,实现多赢。

社区养老助老模式是指在社区内为老年人提供的包括助餐、助浴、助医以及提供日间生活照料、医疗护理、心理保健等方面的服务。社区养老助老能有效节约社会资源,减轻机构养老服务的压力,具有投资少、收费少、就近就便等优势,日间照料服务也同时为有需照料老人的家庭提供喘息式服务,是一种很受老年人欢迎、很有发展前途的城市养老助老模式。但现阶段社区养老助老也存在着一些不足,主要表现在:一是政府扶持与居民理念之间的矛盾。近年来,政府鼓励利用现有小区建设助老养老设施,但由于规划滞后,很多小区居民对在家门口建养老机构不太理解,甚至因认为不吉利而集体阻挠。二是服务站点少、基础设施差,硬件设备和服务水平跟不上需要。目前很多社区的助老场所都是利用老小区的现有设施改造而成,条件设施跟不上需要。同时,社区的老年医疗保健匮乏,医疗费用高,文化体育设施缺乏,导致现有的养老设施使用率低。三是社区养老助老服务专业化水平低,服务内容过于简单。表现在个别小区助餐服务不送餐,使得本就行动不便的老人无法享受;社区管理及服务人员文化水平普遍偏低,缺乏社区管理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医疗护理、心理咨询、临终关怀等专业化服务迫切需要开展。

其他养老模式。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养老的新业态不断出现,衍生出候鸟式养老、地产养老、智慧养老等多种新模式。这些养老模式尚没有形成气候,且各自存在弊端。候鸟式养老,以省总机关为例,目前子女在美洲的有5位、在澳洲的2位,在北上广、四川、海南等外省市的12位,还有几位子女在本省外地,这些老人在南京与子女居住地来回奔波,既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之老人都有叶落归根的传统观念,这种办法只能是权宜之计;地产养老(像省国信集团的盱眙天泉湖、扬州仪征的天乐湖等),老人需预支出巨额购房成本,入住后由于医疗资源不配套(省公费医疗没有异地联网),就医取药还得回南京,这种方式目前尚不为大多数老人所接受;智慧养老目前尚是个概念,真正得到发展尚待时日。

2、重点解析机构养老存在的主要问题。

机构养老模式的不足主要有:一是养老服务机构供需矛盾突出,远远不能满足社会需要。公办疗养院、老年公寓一床难求。如我们经常走访的省钟山干部疗养院及其分院。由于该疗养院有省财政补贴,价位相对较低,但目前该疗养院只针对离休厅局级干部。再如省老龄办、省民政厅办的老年公寓,仅针对省级机关处级离退休干部,目前排队等床位人数已达1000多人。有的老人尚没有等到床位就去世了;即使是民办的东方红日(漓江路)颐养中心、江宁沐春园护理院、石城金康养老院,目前养老床位均已饱和,无法满足更多入住需求。二是养老机构的经营管理困难较多。部分城区的养老机构是由其它性质房屋(原企业职工医院等)改建而成,受环境、面积所限,规模小,设备简陋,服务水平不高,养老机构的专业护理、管理人才缺乏,从业人员素质和服务管理水平不高,尚不能适应社会不同收入群体的不同养老需求。三是医保覆盖率不高。部分民办机构规模小,软硬件设施跟不上,入住的老年人就医用药无法就地刷医保卡,而省级机关公费医疗更是多数无法使用。目前,机关离退休干部入住养老机构的老同志经常受限于公费医疗的管理,需要亲自或委托他人往返定点医院看病开药,产生了诸多的不便。四是养老机构的收费相对较高,并非多数家庭所能承受。经调研,南京市的养老机构月收费基本都在四千元以上,好点的养老机构月收费达上万元。像习近平总书记访问法国引进的欧葆庭养老中心,位于南京仙林,生活自理老人月支出都在1.2万左右,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月支出2万甚至以上。即使带有公办性质的省老年公寓,老人夫妇两人月支出也在1.1万左右。南京市政府近日就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出实施意见,到2020年全市公办养老机构民营化率达80%,可以预见,将来养老服务全面市场化,收费会越来越高,老年人的养老支出会越来越多。五是精神慰藉不足。老年人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家庭环境,来到相对陌生的地方,和原来并不熟知的人朝夕相处,这将增加他们的失落感,部分养老机构在人文关怀和精神慰藉方面做的不到位,致使大多数老年人目前并不愿意前往养老机构。六是很多老人长期以来形成了自己的饮食习惯在养老机构中得不到满足,个别单身老人在与他人共处的习惯上还有差异,因此在养老机构中尚存在个体的不适应情况。

三、前景与期盼

养老已成为我国今后发展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面对老龄化社会,大力发展养老产业是必然的。国家近年来十分重视养老产业的发展,密集出台了多个重要文件,对养老服务标准、养老市场放开、医养结合、养老互联网建设等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和说明。2017年3月国务院发布《“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提出到2020年多支柱、全覆盖、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社会保障体系更加完善,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更加健全。党的十九大报告也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也就是说,养老产业将是目前以及未来较长时期内经济的一个发展动力。

一是政府主导, 健全机制。鉴于目前中国老龄化愈加严峻的现状,社会力量发展尚不健全,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在加快建设覆盖各类人群的养老助老机构、合理调整养老机构收费标准和补贴方式以及提高护理人员职业技能和待遇等方面予以更多的关注,建立健全社会养老机制。

二是立足社区,服务居家。适应中国人传统的家庭养老理念,充分发挥社区连接家庭和社会化养老服务机构的桥梁和纽带作用,适当发放居家养老补贴,优化并加大助餐、助浴、助医等便民服务力度,使居家老人得到更多更好的照料,也为子女减轻养老负担。

三是信息共享,智慧养老。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对养老服务的功能和形式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在大数据时代,采集数据、整合资源,为市场供给与老人需求搭建平台;利用物联网技术,通过智能感知、识别技术等灵活多样的高科技手段提升老人的晚年生活质量,让老人不再孤单。

养老问题是全社会的大问题。我们这次调研,并不能为机关老干部解决多大的问题,主要是给机关老干部提供相对详细的南京市及周边养老机构的基本资料。同时通过走访与一些养老机构建立沟通联系的渠道,为有需求的机关老干部提供一点建议,力所能及提供一点方便。

(主题组成员:陈秀宏、陈辉跃、张佳)

 

调研报告参考资料:

1.《构建我国现代养老产业体系--以江苏为例》(江苏人民出版社,2015年印刷);

2.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实施意见》(2018年8月9日);

3.有关养老机构提供的基本资料。

邮政编码:邮政编码:210013,地址:南京市北京西路70号,技术电话:
苏ICP备:2006041208